乐博亚洲平台

镜子

  10701295-c5d5522e84ee765b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雨,又在天地间挥洒着柔情,树木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场天赐沐浴。人们常说,长久不打扫的屋子落满灰尘,案牍落尘厚厚。望着楼下静立的树木,那崭新的绿色怡人眼目。蓦然发觉,少有描写草木积灰深厚的词句,却原来是天赐浴汤。任灰厚几许,一场清风化雨,草木的枝叶便换了新装。

  昨日晚班,今日睡至下午三四点钟起床,对镜贴花黄。平日在屋,睡衣、拖鞋、散发,一副随意模样。但要出门,必是换装换鞋,尤其是淡妆不可少,再不济,口红是要涂抹的。

  曾在商场做过化妆品导购,亲眼见那灰头土脸的主妇来买口红,试涂后立马焕发新颜。由此可知,口红是一脸妆容中的重中之重。涂了口红,用右手中指轻轻晕开,用余留在手指上的残红涂抹眼睑和腮骨,不啻眼影和腮红的效果。

  化好淡妆,拿了气垫大圆梳梳长直的黑发,顾盼间心里似乎有了悦己之意。女儿又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,此时拍起手来:“妈妈,你好漂亮哦,不像妈妈了,好像一个姐姐。”

  我莞尔:“这小嘴儿,越来越甜了!”

  “是真的,妈妈,你真的好漂亮啊!楼上的婷婷也说过你好漂亮啊,说你头发那么直那么黑那么长,眼睛那么大。”

  “人家的妈妈才年轻漂亮,你妈妈老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她妈妈漂亮是漂亮,但她妈妈小腿好粗,有大疙瘩,你小腿看着好细的,穿裙子好看。”

  “人家那是锻炼出来的肌肉。人家妈妈是真的年轻漂亮,你妈妈老了。”

  “上次我问婷婷,花花妈、霞霞妈、妮妮妈,谁的妈妈最漂亮?婷婷说你最漂亮。妈妈,你化了妆后好像一个姐姐唉,就是你一笑眼角有一道皱纹,才显得有点老。”

  “这小嘴巴,夸人的功夫见长啊!”我笑着对女儿说。

  “是真的,妈妈,你真的好漂亮……”女儿重复着自己的话。

  我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,感觉还好吧,但愿镜中那个貌似漂亮的女子是真的自己。

  镜中的世界和现实的距离究竟有多远?镜子是否是漫天的雾纱,遮挡在真实的面前。于是,一切皆有了朦胧美的意味。

  镜中花,水中月,是否比真实的花和月亮更美好更神秘呢?

达到当天最大量